all铁,主盾铁虫铁,不逆,不吃三p
 

【虫铁】云端 |恶魔小径AU,孤儿虫x神父铁,HE一发完

summary:我把你当儿子你却想上我?

当我第一次在教堂看见你的时候,就像是看见了云端的天使。我能看见那种属于你的颜色,却没有办法去形容。如果可以,Father,我希望有一天你能坠下云端,为我而来。我时刻忍受着想要亲手将你拽下云端的冲动,因为我害怕伤了你的翅膀,再也没有我所深爱的颜色。

没有办法让你为我坠下云端,那我就和你一起站在云端。

被B站恶魔小径的视频撩得不要不要的,所以这篇设定是托比虫xRDJ铁,推荐大家可以去看看哪个视频,从此进入了all铁的邪教。大概内容就是某个安静的小镇突然来了一个神父,然后躲在钟楼上偷看的少年越陷越深的故事。

云端

 

小镇的生活就像是被人摁下了重复播放键一样,千篇一律到无法忍受。

躲在教堂顶层的钟楼里望着天空发呆是Peter的少有的爱好之一,这会让他回想起父母还在世的时候总是给他将的睡前故事,那些在云端弹着竖琴的天使,总是在照看着世界上的每一个人。会不会有一天,一个身披着洁白色圣光的天使,挥舞着翅膀从天而降,向父母所说的一样守护着自己。

然而童话故事就只是童话故事,总是存在着一些混淆视听的情节和内容。事实是,总是相信着天使存在的父母最后离开了自己,而小镇的教堂也荒废了多年。没有神父愿意来到这个偏僻的小镇,也没有天使会为了自己坠下云端。

这天的天气很好,阳光并不刺眼,Peter躺在教堂的楼顶,双手枕在脑袋下面。温暖而柔和的光线几乎让他昏昏欲睡。

刺耳的刹车声传来的时候几乎让他整个人从楼顶上蹦了起来,这个几乎算得上与外界隔绝的小镇里鲜少会有人开着车子外出,尤其是在这样安静的午后。

“Jesus!Rhodes你开车的技术就像是行驶在月球的表面,哦,天呐,我还活着真是个奇迹。”

不像是小镇里的人的声音,Peter好奇地趴在顶楼的栏杆上,悄悄地将脑袋探出去。他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男人,他正从一辆军用吉普车上走下来,带着比阳光还要刺目几分的神秘色彩。Peter似乎看见了黎明时候撕裂黑暗的光芒,挥舞着白色羽翼的天使,从光芒中慢慢地走下云端。

男人穿着一件很奇怪的黑色西装,看起来就像是电视里经常能看见的神父一样,但是比起一个神父来,Peter倒宁愿相信他是云端上的那个天使。

嗯,只不过没有竖琴,也没有穿着裙子。

军用吉普车的主人待了一会儿很快就离开了,没有带走那个男人,看起来应该是小镇上新来的神父无疑了。

Peter瘪了瘪嘴,有些不满原本属于自己的空间被别人所霸占,思维转了转决定先捉弄一下这个新来的神父。

十三岁小孩子能想出来的捉弄人的方式到底还是有些幼稚,Peter猫着腰小心翼翼地下了楼,四处看了看在确定那个新来的家伙不在大厅中之后,飞快地跑到长椅上的那一堆行李边上,随意地抽出一个硬盒子就打算离开。

转身的时候猝不及防地撞上了一度肉墙,在反作用力的冲击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哦老天,今天才刚换的衣服,梅婶一定又会唠叨上半天了。

新来的神父挑了挑眉毛,一双好看的蜜糖色大眼睛玩味地看着他,“抱歉,小鬼,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是打算偷我的甜甜圈吗?”

Peter揉了揉被撞痛的鼻子,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盒子,发现上面果然写着某品牌甜甜圈的字样。做坏事被抓包的滋味让他有些窘迫,而男人看起来一点责怪意思都没有的样子更加重了他的罪恶感。他装作有些不情愿地将手中的东西交出去,“抱歉,先生,我只是太饿了。”

年轻的神父因为他的话反而皱起了眉头,接过装着甜甜圈的盒子,问他,“你没吃午饭吗?你的父母呢?”

“我是个孤儿,先生。”他低下头,解释道。他当然吃过午饭了,现在也一点都不饿,但是总不能直说自己是为了捉弄对方吧?

“好吧,小子,算你走运。”年轻的神父将甜甜圈重新放进了行李中,又取出了另一个袋子,“我现在正好要做午饭,多做你一份也不是什么大问题,饭后也可以把甜甜圈分你一份。但是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饭,你得帮我一起把这个破地方收拾一下。”

“好的,先生。”Peter抬起头,看着男人拿着东西走向厨房的背影,忍不住扬起了一个得逞的笑容,急忙追了上去,“先生,我来帮您。”

最后Peter自然是没有帮上什么忙,教堂后面的厨房荒废了太久了,空间也不大,在几次差点碰翻厨具之后他被忍无可忍的神父赶了出来,老老实实地在外面等着。

等神父终于端着食物走出厨房的时候,Peter已经将教堂中心的布道台打扫干净了,男人将食物摆在了布道台上,又从祷告室中搬出了两张凳子,“先将就一下吧,后面的餐厅还没有打扫干净。”

午餐是简单的小牛排,尝起来像是用红酒腌过的样子,因为长途跋涉的原因已经不是很新鲜了,但平时吃惯了梅婶做的饭菜,现在觉得味道意外的还不错。

闲聊中得知男人叫作Tony Stark,刚从神学院毕业的高材生,但是因为性格的原因不知道得罪了哪路大神,最后被发配到了这个小镇子里来。

你是来拯救我的天使吗?

Peter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把这句话咽了回去。

在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两人才勉强将教堂后院住宿的地方收拾干净,Peter如愿以偿地得到了一个沾满糖霜的甜甜圈作为奖励。那是他出生以来吃过味道最棒的甜甜圈,至少和小镇上那些只能称作面包圈的东西比起来好了太多。

Tony咬了一大口甜甜圈,舔了舔嘴唇上沾满了的糖霜,满意地闭上眼睛,“其实这东西做起来也还算简单,只是我向来没有那个耐心。”

“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东西。”Peter忍不住称赞道,“嘿,先生,如果您需要的话我明天放学后可以继续过来帮忙,你知道的,这座小镇上的教堂荒废了十几年了,一个人打扫会很麻烦的。而且我手脚也很勤快,虽然搬不了太重的东西,但是打扫一下卫生还是可以的。”

他承认他作弊了,在说话的同时用那种可怜巴巴的狗狗眼看着对方。

果然,年轻的神父被他这种眼神所打动了,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嘿,小子,这里是教堂,又不是我家,你想来随时都可以来,不一定非要帮忙。”

“谢谢你,Mr.Stark。”Peter摸了摸自己嘴上沾着的糖霜,开心地搂住神父的脖子,往他脸上亲了一口。乘着对方没有反应过来的功夫,飞快地跑出了教堂。

 

从那天开始Peter就成了教堂里的常客,但不是去祷告或者忏悔,而是单纯地跑到神父家里看看有什么能帮忙的,然后蹭上一顿饭。当然,一般来说后者的成分居多,而且他喜欢和Tony相处时候的感觉,那很舒服。

教堂里新来了一位年轻帅气的神父,这件事情很快就传开了,镇子上单身的姑娘们除了梳妆打扮每天又多出了一件事情:去教堂祷告。对此Peter表示相当怀疑,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几个人是真心实意去祷告的,大多数都是为了吃神父的豆腐。

Peter不得不承认,Tony这个人太过光芒四射,和这个简单而普通的小镇格格不入。就像是天使掉下了云端,但他从来都不觉得这个天使是站在尘土上的。

“怎么了?我做的汉堡味道不行吗?”

一只手在眼前晃了晃,把他的思绪拉回到了现实中。他看了一眼手中要了一口的汉堡,没有全熟的牛肉在嘴里还留着一种诡异的味道,他耸了耸肩,“没有,这是我吃过味道最好的汉堡,Mr.Stark。但是唯一的问题是,是我吃过的汉堡太少,还是这个汉堡的问题……为什么里面没有蔬菜呢?嗯,或许这个问题应该扩大化一下,我在这里蹭了几年的饭,为什么很少见到蔬菜这个东西呢?而且就算是有蔬菜,也只有我的那一份里面有。”

年轻的神父一瞬间像是被噎住了,表情诡异地咽下嘴里的汉堡,干笑了两声,“蔬菜要跑到镇子中间才能买得到,太麻烦了一点。”

“可是肉类在蔬菜市场的后面呀。”Peter疑惑地问,随即像是明白过来了什么一样,瞪大了眼睛看着男人,“难道Mr.Stark你挑食?不吃蔬菜?这可不是一个好的习惯,梅婶说了,要多吃蔬菜才能补充身体所需要的营养,才能长高。”

身高一直是Tony的痛楚之一,他有些恼羞成怒地拍了拍对面的男孩,“不想吃就给我出去,我也不比你矮!”

对方作势要抢过自己手中汉堡的样子,Peter急忙往上面啃了一口,一边嚼着有些难以嚼烂的肉,一边支支吾吾地说,“hey,Mr.Stark,这不公平,我今年才十六岁,我还能长的!”

“在你长到比我高之前,乖乖闭嘴,要不然别想在我这里蹭饭。”Tony做了一个恐吓的动作,成功让对方乖乖闭上了嘴。

Tony Stark的手艺比梅婶差了很多,甚至有些时候做出来的食物让人有些难以下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Peter就是喜欢往这里跑,然后蹭上一顿饭。梅婶对此表示了强烈的不满,认为Peter不应该总是跑到教堂打扰神父。但是鉴于神父自己都不介意被打扰,所以干涉了几次无效之后就放任了Peter的行为。

但是也许蹭一顿饭没有那么重要,他只是单纯地喜欢和这个神父待在一起,每天上课都在幻想着下课后跑到教堂之后独处的样子。虽然他不想把这种白痴一般的心情告诉别人,他在上小学的时候偷偷暗恋邻居家的那位红发姑娘也没有这样小心翼翼。

他喜欢看着神父闲暇时间靠在长椅上翻阅着书籍的样子,Peter觉得捧着书籍惬意地地翻阅着,脸上还挂着温柔浅笑的Tony就像是他做梦的时候出现的那道圣光后出现的天使,伴随着悠扬的钟声走下云端。

美好得让人甚至舍不得去触碰,害怕会将它刮花。

只是最近来教堂祷告的姑娘莫名其妙又多了起来,就连梅婶也来过几次想要问问神父需不需要介绍对象。他生气地向梅婶解释过,梵蒂冈是有严格的规定,神父不能娶妻生子。而梅婶则不以为意地回答,他还那么年轻,不可能做一辈子的神父,总归还是要回归到现实生活中的。

“或许你应该留个小胡子。”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连Peter自己都吓了一跳,但是看起来对方似乎并没有在意,才继续说了下去,“梅婶之前说过,相对于一个神父来说Mr.Stark你看起来太年轻了,或许留个小胡子什么的,能成熟一点?”

Tony咽下最后一口汉堡,毫不客气地将餐盘放在了他面前,夸张地挑了挑眉毛,“被一个胡子都没长的小屁孩说不够成熟,哇哦。”

Peter不满地反驳,“嘿,我有十四岁就开始长胡子了!”

“OK,胡子先生,麻烦你吃完把东西收拾一下,daddy听了一整天的祷告,该去好好休息一下了。”Tony说着伸了个懒腰,起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Peter看了看他的背影,低头咬了一口手里的汉堡,之前还觉得味道不错的食物突然间变得索然无味。

像是有一颗种子,在三年前的那个午后悄然地在自己内心深处生了根,而一旦发芽,就开始不可遏制地成长。直到有一天想要将它除掉的时候,才发现整颗心脏都已经被它所占据,一旦尝试去触碰,就是撕心裂肺的疼痛。

 

小镇的神父开始蓄起了胡子,这对于镇子里的姑娘们来说又是另一个新闻,让Peter觉得讶异的是,这不仅没有降低Tony在姑娘们心中的形象,反倒是吸引了更多的崇拜者。以至于连自己小时候暗恋了很久的那位红发姑娘,Mary Jane也开始对教堂感兴趣起来。

这个认知让Peter觉得有些沮丧,没有达到自己预想中的效果,Tony平日里反倒更加忙碌了起来。他不得不承认Mr.Stark是一个非常具有个人魅力的男人,即便是那夸张的小胡子也没有办法掩盖住。相反,那长在别人身上会显得有些邋遢的小胡子,却恰到好处地点缀了那张原本就好看到不行的脸。

这天是平安夜,学校难得地放假,在家里吃过晚餐之后Peter带着一些零食匆匆地赶往了教堂。

正打算关门的Tony被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但还是侧身将人让进了教堂里,“平安夜不在家里陪陪你婶婶?”

“他们吃过饭就睡觉去了。”Peter脸不红心不跳地撒着谎,抖了抖自己棉袄上的雪花,将手中的东西在长椅上随便放下,“时间还早,我一个人闲着无聊所以就过来看看你,没想到你也是一个人。”

“平安夜除了你可没有人会往外跑。”Tony耸了耸肩,关上大门,将冰冷的空气隔绝在了门外。

他走上前打开Peter带来的袋子,发现里面装着一瓶威士忌和一些简单的零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长得和自己一样高的大男孩搓了搓冻僵了的手掌,挑了挑眉,“怎么?Father,我已经成年了,所以别给我来不能喝酒那一套。”

“下不为例。”神父叹了口气,转身到后面的厨房中拿了两只杯子,还有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出来。

“这是什么?”Peter看了眼那个盒子,觉得有些眼熟。

“甜甜圈,你小时候吃过的。”Tony将盒子打开,露出了里面放着的四只甜甜圈,上面洒满了奶油和糖霜,看起来十分诱人,“我老家那边的,正好Rhodes部队也放假,回家的时候给我寄了一盒过来。”

Tony将盒子伸了过来,Peter毫不客气地拿起一个就咬,满嘴糖霜的味道让人有些怀念,“这么多年了,为什么你不回家看看?你知道的,看看父母什么的,或者和朋友聚一聚。”

“我没有家。”Tony在他身边的长椅上坐了下来,将手中甜甜圈的盒子放在一旁,伸手给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我父母在很多年前就死了,一场该死的车祸。回去也没有什么意思,不过是一幢冷冰冰的空房子而已。”

Peter难得地沉默了一会儿,一时间突然觉得有些无所适从。

他很少听Tony说起自己的故事,更多的时候Tony只是坐在一边静静地听他说学校里发生的那些事情,比如Mary Jane又多了几个追求者,再比如谁谁谁又欺负别人结果被他暗地里整了一套。虽然经常地会插上一些话,和他一起吐槽或者大笑,但是他从来没有提起过自己。

“想那么多干嘛,今天是平安夜,开心点。”Tony拍了拍他的肩膀,拿起一个甜甜圈咬了一口,弄得满嘴的糖霜,“没想到两样我最喜欢的东西凑在一起味道这么诡异,下次还是试试黑咖啡好了。”

Pete疑惑着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刚喝了一口就被浓重的酒精味呛得差点没吐出来,“哦,老天,这东西喝起来就像隔壁小镇上那个煤矿里的味道,上次学校组织过一次参观之后我就再也忘不了那个味道。”

“你应该给自己来一瓶无酒精饮料!”Tony大笑着举起酒杯做了一个碰杯的动作,抬起头将被子里的液体一饮而尽。

Peter难得地觉得有些窘迫,尝试了几次之后还是不得不把酒杯放下,专心地对付起手中的甜甜圈来。

和记忆中的味道一样,很甜,但是一点都不容易觉得腻。他侧头看着不知道想到了些什么正在给自己灌酒的神父,眉头轻轻地皱起。男人有一双很漂亮的蜜糖色大眼睛,总是给人一种难以抗拒的诱惑力。

教堂里昏暗的灯光给男人的侧脸镀上了一层金边,毁灭性的美感,每一次都让Peter觉得有些炫目。学校里的姑娘们总是说教堂里有一个很漂亮的神父,每一次Peter都会忍不住去反驳:美和漂亮是两回事,你可以用美来形容他,但绝对不可以将形容女孩子的“漂亮”用在他的身上。

时间像是静止在了这一刻,Peter第一次如此长久地凝视着同一个方向。等回过神来的时候男人歪着头轻轻地倚靠在自己身上,涨红着脸时不时地咕哝了几声,明显已经喝醉了。

他试探着伸手撩开男人额前的发丝,对方一动不动地像是睡着了。手指于是更加大胆地顺着线条精致的脸颊一路往下,来到嘴唇的位置。他一直觉得Tony的嘴唇很好看,很适合接吻,以至于在情窦初开的年龄不止一次地梦见自己捧着这张脸吻了下去。

我想要将你拉下云端,却又害怕弄伤了你的翅膀。

我想要将你所有的色彩占为己有,又害怕我的怀抱只会玷污这种颜色。

 

良久,Peter轻轻地叹了口气,放弃挣扎一般,对着那张嘴唇轻轻地吻了下去。

“抱歉,Father,我一直都是一个坏小孩。”

 

Tony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看见Peter了,听说是高考的原因,所有学生都在没日没夜地努力学习。他趁着外出的时间往Peter家里送过一些补品,但每次见到的都只是梅婶,也没有太在意,Peter平时学习就很勤劳,这种时候见不着人也很正常。

但是一直到高考结束之后他都没有见着人,平日里礼拜结束后也依然热热闹闹的教堂像是一瞬间冷清了下来,每天准备好的两人份的食物都只能一个人吃完。

这些天似乎胖了不少,也该出去走走了。

Tony摸了摸自己有些发胖的小肚子,忍不住叹了口气,突然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像是少了什么东西。

一只手臂从隔壁的祷告室里伸了进来,放在他的面前。Tony晃了晃神,才想起来现在还是祷告的时间。他握住那只手,熟悉的触感让他忍不住皱了皱眉,“Peter?”

“Father,我想要忏悔。”

对方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但是熟悉的声音还是没有瞒过Tony的耳朵。

是高考失利了?没有考上想要的大学?又或者是因为年少干了什么错事?

尽管满心的疑惑,但是Tony还是勉强地压抑住了想要问他发生了什么的冲动,用尽可能平静的语气回答,“说出来吧,上帝一定会原谅你的。”

“事实上,我不是那么需要上帝的原谅,Father,我只希望你能够原谅我。”少年的嗓音没有了平日里的活泼,反倒显得有些低沉沙哑,握住Tony的手也不易察觉地用力。

“Father,我一直都是一个很坏、很坏的小孩。”

Tony忍不住屏住了呼吸,想起圣诞节印在自己唇上的那个几乎不存在的吻。手指有些颤抖,隐约觉得有什么事情回不了头了。

“当我第一次在教堂看见你的时候,就像是看见了云端的天使。我能看见那种属于你的颜色,却没有办法去形容。如果可以,Father,我希望有一天你能坠下云端,为我而来。我时刻忍受着想要亲手将你拽下云端的冲动,因为我害怕伤了你的翅膀,再也没有我所深爱的颜色。”

尘封已久的心脏狠狠地颤动了一下,像是有什么东西叫嚣着要冲破束缚,然后一发不可收拾。Tony不动声色地倒抽了口冷气,他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然而大脑却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冲击变得一片空白。

“抱歉,Mr.Stark,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跟你说那么多。我收到了录取通知书,梅婶也在学校附近找到了一份工作,有些事情我怕不说出来就会成一辈子的遗憾。也许你不会相信,在遇见你之前我总是喜欢躲在教堂的楼顶,看着天空偷偷幻想着会不会有个身披着洁白色圣光的天使,挥舞着翅膀从天而降……我知道这有些幼稚,但是,有一天我在楼顶上看见了你。你从吉普车上走下来,笑起来的样子就像是神话里的天使。”

Tony的心脏狂跳着仿佛有无数的翅膀在挥舞,他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地想要平复自己的心情。

“我有一种想要触碰你的心情,你明白吗?”手掌颤抖得厉害,他花了好大的功夫,才分辨出交握在一起的双手都在控制不住地颤抖,“可是,我害怕会弄脏了你的颜色。就像我总是能看见你身后的翅膀,却分辨不出你想要去的方向。”

他怎么会看不出少年那一点点不擅长掩饰的小情绪?只不过在对方小心翼翼地尝试着接近自己的时候,他没有选择戳破。就像平安夜晚上在教堂那次一样,他并没有完全失去意识,能感觉到那个近乎不存在的亲吻,但是他没有戳破。

他以为自己是在保护着对方,其实也不过是在保护着自己。

他听见了少年轻轻抽气的声音,紧接着很快地抽回了双手,留下一句“抱歉,Father”,便离开了祷告室。

Tony推开门,空荡荡的教堂里没有了任何人的影子。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掌,握住拳头,又松开,接连着重复了几次。

什么都没有抓住。

 

从那之后Tony就再也没有见到过Peter,他和梅婶一起搬到了上学的那座城市,没有留下任何的联系方式,也没有说是哪所学校。

教堂里还是一样地人来人往,小镇子里的生活像是被人摁下了重复播放键一样,千篇一律到无法忍受。除了倾听那些有的没的祷告和忏悔,几乎没有任何的消遣和娱乐。

偶尔做饭的时候还是会不小心多做一个人的分量,刻意地注意过几次之后也就放弃了,多做一份就多做一份把,反正也不是吃不完。午后的时候会像Peter曾经说的那样,一个人躺在教堂顶层的钟楼里发呆。

这里他以前很少上来,所以还是保持着以前的样子,长满了青苔的石砖上还能依稀地看见少年用石子蹩脚地画出来的画。最模糊的那个是三个小人,两个稍微大一点,手中牵着最小的那个,旁边不远处的地方稍微清晰一些,那是一个天使。

“Mr.Stark,我希望以后能成为像你一样的人。”

多年前男孩看着自己信心满满地宣誓,眼睛里闪烁着奇异的光。

“我希望你能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Tony叹了口气,离开了钟楼。早上的时候收到了梵蒂冈发来的通知,镇子近几年的发展比起以往要好了很多,一个神父显然已经满足不了这个地方的需求,在今年神学院的毕业生中,有一位自愿来到这座小镇。

他得好好把空出来的房间收拾一下,给那个新来的家伙。

刺耳的刹车声打破了宁静的午后,原本还有些昏昏欲睡的Tony在一瞬间清醒了过来。

“不是今天早上才发的通知吗?怎么这么早就到了?”他有些不满地抱怨了几声,还是乖乖地放下了手里准备好的打扫工具,决定先去把人迎接进来再说。

教堂外面停着一辆有些破旧的面包车,新来的神父背对着自己,正忙着将行李从后备箱里弄出来。

他注意到行李的边上放着两盒自己喜欢牌子的甜甜圈,忍不住偷偷地咽了口口水,走上前去打算帮忙,“欢迎来到这个无名的小教堂,我是这里原来的神父,Tony Stark。需要帮忙吗伙计?”

新来的家伙听见他的声音,急忙将地上的甜甜圈拿起来,转身放到他的怀里,咧开一口白牙冲他笑了笑,“嘿,Mr.Stark,好久不见。我在纽约找了好久才找到你说的那家甜品店,这是最后剩下的两盒甜甜圈,还是Mary Jane在那里兼职靠着关系才拿到手的。”

他觉得这座小镇一定有一个隐藏的遥控器,如果之前前篇一律的生活是一直在倒带重播,那么现在这一刻一定就是有人偷偷地摁下了暂停键。

离开的面包车带起了一阵阵的尾气,地上堆着慢慢的行李,Peter却并不急着将它们全都弄进去。他尝试着去握住一直发着呆的男人的手,对方看了他一眼,但是没有挣扎,于是放心地十指相扣。

 

没有办法让你为我坠下云端,那我就和你一起站在云端。

-无责任完结-

苏小三的碎碎念时间:也算是个半养成,托比版蜘蛛侠还是很久以前看的,所以人物性格方面把握得不是很好,可能年轻的时候那种少年的感觉也没有写出来,所以感谢能强行看到这里的人【鞠躬】

神父我是个坏小孩XXD,超爱恶魔小径,被 @比哈特的马大哒 撩进坑的,如果觉得这篇有点坑就去找他算账。

全文链接
 
 
 
评论(19)
 
 
热度(173)
 
上一篇
下一篇
© 苏三起解|Powered by LOFTER